我怎样跌入地狱又从地狱里爬出来?

     

      小凡,女,32岁,未婚。20岁开始吸毒,29岁完全戒毒,现为某社区服务工作人员。

      这个像邻家姐姐的女子谁也想不到过去曾经有吸毒五年、戒毒四年的经历。

      小凡小时候学习成绩很优秀,还担任着班里的小班干部。10岁时,母亲不堪忍受父亲的暴力与父亲离婚,从此之后小凡的成绩一路下滑,到初中毕业只考上一所普通中专。中专毕业后小凡踏入社会,开始不停找工作、换工作。

      20岁时小凡结交了一些所谓“社会上的朋友”。看着他们大摇大摆地溜冰,没有防备的小凡觉得很新奇,朋友邀请尝试后小凡发现溜冰可以让生活中所有的烦恼刹那见烟消云散,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从一开始的一周一次到后来两三天一次,最后发展到只要醒来随时都要吸食,完全顾不得极度虚弱、只有35公斤的身体。这时小凡已经体会不到快感了,神经损伤带来了更多的抑郁与焦虑,外出时总怀疑有人跟踪,只能宅在家里。

      22岁、26岁时在家人劝说下小凡前后进戒毒所两次,呆了四年,但出来后熬不过心瘾又复吸。直到28岁时,小凡遇到了现在的男友,男友很包容,即便小凡毒瘾发作对他拳脚相交他也没有放弃。于是小凡第三次参加了戒毒学习,就是这次戒毒,小凡得到了从没有的接纳与尊重,戒毒出来后小凡便加入了社区戒毒宣传志工队伍。在提篮桥监狱做禁毒宣传时小凡曾发愿,要帮助更多的人戒毒,“这对我康复来说起到不可思议的作用,获得了物质上无法带来的幸福感。”从此,小凡再也没有复吸。

      小凡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吸毒呢?

      表面上看,是小凡的好奇与不懂得辨别是非害了她。从根源上来说,小凡的家庭是导致她出现极端行为的要因。

小凡第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小学成绩大幅下降,这说明小凡在面对父亲家暴以及父母离异时受到很大心理创伤。我们知道,即便父母争吵强度,孩子晚上也会睡不好缺觉,第二天上课会分心、担心父母会不会离婚。在面对更强烈的家庭暴力、长时间的家庭破裂这样巨大的冲击与压力时,孩子会出现一系列焦虑、愤怒、冷漠与抑郁等情绪,有些人甚至会发展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严重焦虑症,变得对生活有极大的疏离感、对原本感兴趣的事物麻木、难以集中注意力、没有安全感、对任何人不信任等等。

      吸毒后小凡的家人无法接纳她的行为,由此父母离异后形成的自卑、对人不信任、抑郁等人格障碍更加严重,周围人的排斥刺激她更加远离主流社会,这也是戒毒后复吸的原因之一。这是小凡男朋友出现,他表现出的宽容与接纳是直接疗愈小凡“心伤”的良药,而且第三次戒毒学习中,周围人也在不断帮助她去实现自我认知。小凡这时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她有力量、有动力、有希望去摆脱痛苦,可以追求幸福的生活。后来,在宣传戒毒过程中,小凡的现身说法影响了很多人,这让她的也认知有了彻底的变化,让她真正明白,所有的遭遇都是有意义的,都是生命赐予的礼物,都是在提醒我们让我们去成长。

      小凡现在在工作中开始成为业务骨干,与男友的关系也在稳定发展,俩人正在做婚前的种种准备。我们在祝福小凡的同时,从她的经历中,我们盼望每个吸毒家庭能够反思过去的行为,给予吸毒成员应有的支持,也呼吁社会不要将吸毒人员当作妖魔鬼怪,给予他们多些尊重、少些惩罚,戒毒后进行工作安置,戒毒效果会更好。



猜你喜欢


专家劝诫

不参与毒品吸食,不参与赌博等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共建和谐社会

如果身边有深陷其中的亲人朋友,请保持一份耐心,多了解一下科学知识,正确的给予他们帮助。